夜未央

飞升中

阴阳师【草茨】一场纯纯的恋爱

草茨

 

那天傍晚,茨木从御魂的战场上下来了。晴明带了四个狗粮,只有他一个勤勤恳恳地打本。他又回想起了早晨那个阴阳师抱歉的笑容:

“反正狗粮养大了也是要喂给你的啊,打到御魂也可以减轻你的压力了,所以又要拜托茨木啦。”

他有些烦躁,搞得浑身是伤,却不想回家找惠比寿,每次那个老爷爷一看见他就会不停地念叨,搞得他头疼。

茨木晃晃悠悠地走在山上,铃铛叮铃叮铃地轻响,他想着找个没人的地方,等着伤好了再回去,反正大妖的身体还是很强劲的。

这个时候真是羡慕吾友的酒葫芦啊,茨木仰躺在地上,等着气力回复。

突然,眼前出现了一颗白色的绒球,那个女孩手持着蒲公英,露出了羞涩的笑容:

“那个……你没事吧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茨木认出那是萤草,一种不算少见但是在许多方面都有着意外的奇效的小妖怪。他不想有人来打扰他的清静,勉强抬起手挥了挥。

“可是,你伤得这么重,不会很疼吗……”那个姑娘迟疑着说。

“吾没事,咳咳咳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一丝鲜血的猩甜就从嘴角溢出,茨木自己都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竟然会有那么严重。

小姑娘一下子跳了起来,一直软糯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一丝恼火:“你伤得那么重还不治疗,你怎么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!”小姑娘说着便跳起了舞,草绿色的微光笼罩了全身,茨木觉得身上的伤口凉凉的甚是舒服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就连身边的野草都更加翠嫩了一些。

小姑娘跳了一会儿之后有些喘不过气来,看着治疗的结果却有些不满意,她嘴里念叨着什么“真是太讨厌了”“竟然这么不在乎自己”之类的话语,将茨木半点不费劲地抱了起来,却小心地注意着不碰到他的伤口,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弄得他一愣一愣的。

喂喂喂,你就这么打算把我抱回家啊。茨木有些无奈地想,但是少女身上草木的清香竟让他不想离开,鬼使神差之下也没有挣扎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茨木在一声声的轻声呼喝中醒来,他翻身下床,惊讶地发现身上的伤口竟然已经愈合地差不多了。

听到那一阵阵清脆的铃声,萤草抹了抹额上的汗水,展颜笑道:“你醒来啦。”

“你刚才在干什么?”茨木有点疑惑。

“哦这个啊,”萤草挥舞了一下手中的蒲公英,“就算是我也是有一颗输出的心哦。”

“说起来,你要看我练习吗?”萤草笑着问。

茨木默默地点了点头,看着那个身量娇小的姑娘一下一下对着石头挥舞着手中的小草,伴随着一声声的“咿呀”,石头也渐渐龟裂。

看来小看她了呢。茨木想。

 

那个下午,茨木就向萤草告别了。

那个女孩皱了皱眉,随即笑着说:“以后要记得来找我哦,受伤了的话我可是很有用的呦。”

茨木看着她明媚的笑容,不知不觉嘴角也慢慢勾起:

“一定。”

从此以后,茨木就习惯上了在一天的战斗之中来到萤草的小屋,等着那个姑娘为他跳一曲温柔的舞。有时,茨木会留下来,和萤草聊一聊今天遇到的大蛇,灯笼鬼也会乖乖地不给他添麻烦,以及手把手地教导萤草一些战斗中的小技巧。

萤草会睁着眼睛看着他,想象那些惊心动魄的场景,但是更多的时候却会抚摸着他脸上细碎的伤口,心疼的说:“如果我也在的话,就可以保护茨木了!”

茨木也总会笑着告诉她:“所以萤草要加油哦,以后就可以帮我啦。”

他看着那个温柔的姑娘重重地点头。

那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,温暖。

 

那天的早晨,天边云霞弥漫,色泽绚丽好看极了,可是晴明一下子脸色就变了:

“坏了,阴界的裂缝打开了!”

阴阳师罕见地没有带上狗粮,他严肃地拽着茨木,告诉他这次不需要费心去带狗粮,最重要的是要去尽可能地将八岐大蛇杀死。

“护一方百姓,守天下太平。”那个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阴阳师这样说。

 

好痛,好累。

茨木已经辨别不了时间,前来封印裂缝的阴阳师以及大小妖怪不知凡几,可是伤亡仍然已经到了一个不能轻易忽视的数字。

作为传说之中的罗生门之鬼,茨木是这场惨烈的战争中冲在最前面的人。

与他的可怕的力量不相称的是,这一具由人类化成的皮囊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脆弱,即使身披战甲仍然阻挡不了那远古妖魔的吐息。

他的身躯不易察觉地晃了晃,身边努力帮助他作战的阴阳师略微担心地询问,他只是不在意地挥挥手。

就让我看看,这传说之中的妖魔究竟有多强悍!

眼前是一片血色,茨木再也没有力召唤出下一次炼狱之中的手臂,他渐渐听不清晰耳边战场之上破空的呼啸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天边已经红云遍布,是血色的夕阳,寒鸦哀啼,凤凰泣血。

“茨木!!!”

倒下前,茨木仿佛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那个声音有些熟悉。

是错觉吧,他想。

 

茨木睁开眼睛,身上仍然是撕心裂肺的痛楚,可是身边萦绕了翠绿的光芒,那是本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,勃勃生机。

能有这样的能力的,应该只有……她吧?

茨木一下子坐起,焦急地寻找那个女孩的身影。

她那么可爱,那么善良,怎么能……

终于,他找到了一个渺小的背影。

女孩仍然手持脆弱的蒲公英,身上的衣裙却换成了红色。

那是战场的颜色,红黑交错缠绕,诉说着血与火的传说。

是啊,那样娇弱的绿色,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。

那个女孩好像感受到了茨木的视线,她微微回头,唇角勾起了熟悉的弧度:

“茨木,你醒啦。说好了的,这次我来保护你!”

那个女孩束起了高高的马尾,脸颊上有了鲜血的印记,可是这样展颜一笑,仍然是那样温婉明丽。

八岐大蛇昂起头颅,无声地咆哮着胸中被困千年的怒火。它面前的少女显得那么娇弱,仿佛不堪一击。

那一刻,茨木的心中重重地锤击了一下。

本来已经没有心脏了,可是为什么,还是那是会为了那个姑娘而跳动呢?

他还记得曾经酒吞拉着他赞美鬼女红叶的美好,那个鬼族王者喝下壶中烈酒,诉说他们的初见。

那本唐国流传而来的诗集上有这么一句话,茨木对于酒吞说了什么已经忘记了,只记得那本册子中有这样一句话:

回眸一笑,百媚生。

萤草挥舞着手中的蒲公英,不停地攻击对面巨大的蛇,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纤细枝干却每一下都能够留下狠狠的重创。从敌方吸取而来的妖力帮助她一点点治愈身上的伤口,以便于积蓄起下一次进攻的力量。

有时,草绿色的治愈之光跳跃在战场上的每个角落,似乎柔弱的身躯里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。

茨木看见那个女孩眼睛里渐渐亮起的光芒,就算遭受伤害也只当做磨砺而越发闪耀。

原来,在不知不觉中,她已经成长了那么多。

庞大的八岐大蛇终于轰然倒塌,它面前的女孩一下子冲到茨木的身前。刚刚经历过战斗的女孩身上还残留着些许血迹,身上的衣裙不是他熟悉的款式,可是却掩盖不了那一阵熟悉的草木清香。

“以后,让我来保护你。”他听见她说。

“好啊。”他笑着说。 





感觉自己自从那篇橙叶之后就有什么东西坏掉了,一定是的。

其实这对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很萌。

他们,是两个爸爸,也是两个天使啊。

我爱茨木,然而没有。

我爱萤草,萤草真爱,草总炒鸡可爱,草总攻破天际,不知道我给萤草吃错了什么东西到现在技能几乎加的全是攻击。

据说产粮就有ssr

今天小伙伴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抽出茨木爸爸了,嫉妒。

其实感觉这一篇的水准一般,但是写得很开心。

希望大家都能抽到ssr,以及失落的ssr草总

安利一下b站的一个视频,我已经中毒出不来了,名字叫作本草肛木,内容……

 



评论(25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