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未央

飞升中

【全职】韩张 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

OOC 慎

 

 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
霸图,霸业雄图,是一个充满了阳刚气息的马场。处于北方的苦寒之地,就连朔风都比别的地方凌厉几分。北方的汉子们素来以威猛著称。正如同霸图高高挂在大门上的信条一样,一如既往,永不言败。
韩文清是霸图马场最引以为豪的骏马,没有之一。它出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北地冬天。那一年的雪是许多人心中刻骨铭心的记忆。铺天盖地的白色仿佛永远没有尽头,千里江山,万里雪飘,那年青海的冬天冷得出奇,许多人被冻死。那年冬天在霸图降生的小马驹,只剩下韩文清。
不得不说,或许这种特殊日子出生的人或许真的连命运都比人奇特几分。长大后的韩文清威风凛凛,气势慑人,肌肉在黑亮的皮毛下滚动,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。它是霸图马场主最宝贝的金字招牌,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在韩文清五岁的那一年,荣耀联盟马赛开幕了,它正处于最鼎盛的年华,野心勃勃。霸图倾尽心血为它打造了一套马具,火一样的色泽仿佛燃烧了周遭的虚空。取名,大漠孤烟。马鞍上凝重肃穆的暗纹让整副马具完美得像一件艺术品。大漠孤烟直,韩文清会勇往直前,一如既往。
为了参加比赛,霸图老板即使再不舍得,也必须要让心尖尖上的珍宝有一个骑手。虽然仍然没有人能够与韩文清完美地配合,也不得不将就一下。
最终,韩文清折戟于总决赛,屈居亚军。胜者叶秋告诫它,如果你找不到适合你的搭档,你永远都不会成功。韩文清明白,它是对的,叶秋和骑手吴雪峰之间无言的默契让自己看着都有些羡慕。
所幸,后来,它找到了。
三年后,老板亲自带了一个看着挺文静的少年到它的房间。他介绍说,这是张新杰,霸图新选拔上来的骑手,来看看能不能和韩文清试着相处一下。那少年也挺奇特,以前所有的人在韩文清面前都会不明原因地被吓得不轻,气势不由自主弱上一头。这个少年却从始至终都是同样的冷静沉着。韩文清觉得,这个少年或许真的能够带来不一样的结果。
没有辜负老板和韩文清的期望,张新杰和韩文清之间意外的合拍,他能够完美地理解坐下骏马的一举一动,还能在韩文清的体力分配出现问题的时候来进行控制。张新杰翻身下马的同时,霸图老板当场拍板决定,就是他了。
从此,张新杰手持与大漠孤烟配套的马鞭石不转,驰骋于赛场之上,让人们渐渐熟知他的名字。
联盟马赛第四赛季,胜者,霸图韩文清,张新杰。
同年,吴雪峰退役,比赛结束后,叶秋在韩文清面前哭得像个孩子。韩文清没说什么,只是静静地对他说,他看不见。

是啊,就算在赛场上多么默契,他们之间也永远都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。它们的悲哀,谁能看透。

从此之后,霸图成为了最著名的队伍之一,她以磅礴的爆发力以及堂堂正正的风格闻名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韩文清的名字,也渐渐被更多人所熟知。

可是在后来的比赛里,霸图每每取得优异的成绩,却再也没有得过冠军。一年,两年,三年……韩文清从一开始正值盛年的骏马渐渐变老,力不从心。它从五岁驰骋于马场之上,征战十年,岁月折了少年的锐气,磨平了宝剑的锋芒。它觉得,自己真的应该慢下来了。

第十一赛季,韩文清退役。继第四赛季之后,这是霸图的第二个冠军。老将退出了这个舞台,将后日托付给了早已准备好的接班人,即使颇有功成身退的意思,也让不少人扼腕叹息。十六岁,对于一匹赛马来说,真的有点老了。

这之后,韩文清成为了霸图马场用来训练骑手的马,即使廉颇老矣,但虎威犹存。霸图马场仍然是季后赛的常客,偶尔拿个冠亚军,小日子过得颇为滋润。新生代开始绽放自己的光彩,赛马场上百花齐放。

第十七赛季,王牌骑手张新杰退役,一个时代宣告结束。当韩文清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恍惚,原来,他也老了。

离开赛场的时候,韩文清仍然有些不舍,这片舞台有着让人疯狂的魔力,又有谁想离开呢?它放慢了节奏,向宿命低下了头。爆发力变小,速度变慢,反应跟不上意识,经验再也弥补不了身体上的差距。大漠孤烟的流纹被岁月雕琢得模糊,颜色被沉淀得黯淡。韩文清加大了平日的训练量,却不能回到昔日的巅峰。

不知道张新杰会怎么样呢?对于这个人,韩文清一直抱有异乎寻常的关注。

突然门口一阵喧哗,韩文清抬头看去,看见那个人披着晨曦走来,三十多岁的年纪,看上去仍然像是初见时一样的眉目。他径直走过来,牵起缰绳,说:“请多指教,韩文清。”

 

 

然而写完之后才发现说好的韩张呢?怎么完全没有感情戏了啊啊啊啊!然而好好的韩张被我写成仿佛张韩也是醉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