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未央

飞升中

记得那年夏天,你站在芦苇丛中,微微回首,冲我展颜一笑。我的世界顿时失去了色彩,只有你明媚的笑颜。娉娉袅袅十三馀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你雪肤秀色暗香来,你眉目艳丽画不如。你美,美得天生丽质难自弃;你媚,媚得回眸一笑百媚生。耳边,晚归的渔夫的歌声悠悠传来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...” 你羞涩的冲我跑来,以蝴蝶破茧般轻盈的姿态,秋水明眸里映着我的身影。你说:“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?”我回答得掷地有声,荡气回肠:“待你长发及腰,我当凯旋回朝!”可如今,我银甲在身,你却以不在。山无棱,江水为竭,冬雷阵阵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,是你许下的誓言,你却将我独自留在这人心凉薄的世间。又一个朝阳,清晨帘幕卷轻霜,我却不能再次为你呵手试梅妆。昔日许诺的十里艳红妆,今日终成一梦黄粱。今天,我要去那奈何找你了,迟了十年,不知道,你还会不会等我。
谁家玉笛暗飞声,却仍是那熟悉的曲调: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...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