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未央

飞升中

全职伞修。 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

热感飞弹!
沐雨橙风倒下。场中四人遥遥相对。
君莫笑飞身而起,叶修只觉得自己的手速已经飚到了极致,1秒,无浪倒下。3秒,一枪穿云倒下,6.5秒,一叶之秋倒下!
全场寂然,紧接着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。“兴欣!君莫笑!叶修!”
叶修摘下耳机,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声音,无声的笑了起来。
“哥现在也是拿了四个冠军的人了,怎么样,比得过吗?我的37场连胜可是等着你破呢。”
叶修起身,拉开门,面对门外众人激动的神色,轻勾嘴角。
“走吧,冠军们。”
他率先走了出去,昂首挺胸,直面那震天的欢呼声,逆光在他身后投下剪影,那一刻,他瘦削的身躯变的无比伟岸,就如一个新加冕的帝皇。
颁奖台上灯光有些晃眼,叶修不适地眯了眯眼,仿佛看到了记忆中那个少年笑着说:“只是从头再来。”
他接过代表冠军的第四枚戒指,精致繁复的镂空戒指戴在宛如艺术品的修长手指上,相得益彰。叶修缓缓握紧脱力的手,与虚空中的身影碰了碰拳。
印有“荣耀Glory"字样的金色奖杯被交到叶修的手中,却一下子滑落,兴欣的队员们早有准备,接住掉落的奖杯,与叶修一起把这份属于冠军的荣耀举过头顶,场上的欢呼声顿时被推到了高潮。
看到了吗,沐秋。你的荣耀,由我来延续。
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叶修并没有参加,他独自去了南山公墓。
叶修穿过一排排的墓碑,来到了苏沐秋的墓前,照片上的少年依旧是18岁的样子,笑得灿烂温和,眉眼依稀记得。
他慢慢地点起一根烟,烟雾迷蒙了他的五官。叶修蹲下身,抚摸着这座简陋的墓碑,十年的风雨飘摇,在上面留下了岁月的刻痕。修长的手指继续向下,摸到了十年前他亲手书写的墓志铭,那是两行小字,笔画清晰。
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叶修轻轻地挖开墓前的土,嘴里絮絮叨叨:“沐秋,沐橙长大了,你知道吗,她看上了咋们队的一个叫莫凡的小子,你这个妹控肯定不爽吧,千机伞现在升到了75级,你应该都不认识了吧,哥又涨工资了,羡慕吧......”
叶修拿出小土坑中的一个小盒子,摘下手上的戒指,丢了进去,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。现在,盒子里已经有了四个戒指,四个冠军,四份荣耀,属于两个人。
叶修站起来,拍了拍膝上的土,伸出拳头,碰了碰墓碑,说:“哥走了,下次带沐橙来看你。”
他转身,十步外却站着兴欣众人,为首的苏沐橙对着他颔首微笑。
叶修微微一怔,又快步走了过去。
沐秋,哥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啊。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岁月静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