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未央

飞升中

小作文【论我对狼的执念】

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我对狼的喜爱。

这真是一种绝妙的生灵,充满力量感和野性,爪牙锋利,身姿矫健,顺滑的皮毛包裹着紧实的肌肉,随着每一个动作流水般起伏。他们残忍,忠贞,懂得合作,重视幼崽,却会在每一次的搏杀之中毫不留情地撕开对手的喉咙。我想我深深爱着这种带着血腥气息的生物。

我一直很想尝试一下坐在狼背上的感觉。狼生活在沙漠,丛林,和无人的狂野之中。他们肆意奔跑,无所谓呼啸而过的风将皮毛吹成什么模样。因此,想来狼的毛发应该是粗硬的,不会像是猫狗般丝滑,甚至在摸上去时会有些扎手。我可以跨坐在它的背上,感受到粗粝的毛皮透过布料的些微痒痛,无时不刻不在提醒你,你身下的,是一个真正的猎食者。

狼应该不会容易驾驭。它肆无忌惮地奔跑起来的时候,绝对不会在意背上的柔弱人类的情绪。它可以跑得很快,肌肉在身下涌动着,随着剧烈的运动散发出热量。想来,这样的颠簸绝对不会让人感到舒适。像我这种毫无骑射经验的人,甚至可能极其容易被摔下去。正因为如此,我应该需要紧紧地用双腿夹紧狼肚,揪住手里的长毛,被迫同我的坐骑一道沉浮,顺着它运动地节奏而起落。我的精神应当是紧绷地,一刻不敢放松地直视前方,小心翼翼地配合着狼的跑动。这不同于悠闲地骑在驯服的马儿身上,这是真正自有的奔跑。

骑在狼身上的感觉应该是让人着迷的。它巨大,强健,甚至于仅仅是站在那里就会带给我窒息般的压迫感。但是,作为骑在它身上的人,我仿佛短暂地凌驾于它之上,成为了一个至高无上的掌控者。我能够离草原的蓝天又近一点,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红日被大漠的地平线吞没,可以感受到狂风嘶吼着从我的脸颊耳畔刮过。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所不能够体会到的快意洒脱。我明白这样的掌控只会是暂时的,但是这不妨碍我在这一刻,内心的傲慢膨胀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你看哪,这个星球上最为骄傲的生灵都臣服于我,任我驰骋。只要我一伸手,就能够扼住他的咽喉。我能够感觉到灼热的肌肉在我的身下起伏,生命的力量全在我掌下。我相信在这短短的刹那,狼背上的我,就是一切。征服一头骄傲的狼,就是这样有着无限成就感的事。

可是啊,狼是永远不可能被人驯服的。想当初,人们为了折断它的傲骨,磨掉它锋利的爪牙,让它露出柔软的肚皮任人亵玩,用了整整一万年春秋。我清楚地知道,狼它会乖乖端坐在我的面前,让我肆意揉捏它粗粝的爪垫,只是为了在未来的某一天,咬住我的喉咙,吞下我的血肉。一想到这里,我就忍不住浑身颤抖。与狼共舞应该会是多么极致的快乐,与危险共存,与无上的刺激为伴。可惜啊,狼只是暂时的蛰伏,终究会离开。多好呀,它的骄傲,永远不属于我。


灵感来自于天宝伏妖录里面,莫日根对陆说你是第二个骑我的人。

评论(3)

热度(1)